建筑百科 建筑物 历史建筑 香港礼宾府
香港礼宾府 编辑

香港礼宾府英语:Government House)位于香港香港岛中环上亚厘毕道,是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官方官邸,亦是香港政府举行官方场合的场所。礼宾府于英治时期称为香港总督府(又称港督府督宪府督辕),为香港总督的官邸,于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后成为香港行政长官的官邸。礼宾府有逾164年的历史,见证著香港历史的发展,属于香港法定古迹

历史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

香港礼宾府前身为总督府,1841年英国占领香港岛后,将花园道、上亚厘毕道至己连拿利的山坡划为政府山,在此建立殖民地的行政中心。港督府位于上亚厘毕道,地理位置优越,前方远眺维多利亚港,俯瞰中区景致;下达政府总署、圣约翰座堂,旁为域多利军营,后有动植物公园,布局反映英国人的管治与生活模式。总督府由第2任测量总署署长卡拉弗利设计,于1851年10月启动工程,历时4年至1855年竣工,耗资14,940英镑。除了首3任香港总督外,其余25位均有在总督府内居住。总督府另一个主要功能是接待贵宾及政要。初期接待的都是英国皇室外籍重要人士,至第7任香港总督坚尼地上任后,才开始容许华人商人参与总督府的活动。

最初总督府只有一座以新古典主义建筑风格兴建而成的主楼,竣工后历任香港总督一直有对该建筑进行加建和修改。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最大的工程是扩建东翼,当时总督府由于举行活动日多,香港总督德辅决定加建东翼,由设计到建成历时仅3年,于1891年启用。东翼主要用作社交活动场地,即今之宴会厅。东翼面积与主建筑相若,由有盖楼梯相连,上层为宴会厅,下层为饭厅。1930年代,总督府日渐残旧,香港总督贝璐建议于马己仙峡道近宝云山山顶另外兴建新总督府,但是因为经济问题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而被搁置。

日占时期

香港日占时期期间,香港总督矶谷廉介没有入住总督府,但是仍然以此作为督宪府,并且作出了改建。改建计划由时年26岁的日本建筑师藤村清一负责,主要加建了中央日式塔楼,加建于原有两座建筑之间,把两座建筑物连接起来;屋顶改为日式帝冠样式及修改石柱墙饰;内部装设日式趟门和榻榻米台,并且加设了茶室;改建工程于1944年完成。此改动使到总督府变成一座具东洋特色的府第,成为了现时的模样。1945年,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于同年9月16日签署投降书的仪式,举行地点正是总督府。签署仪式所用的长桌,现时于香港历史博物馆展览。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由于日本人进行过维修工作,是故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总督府继续用作总督之官邸。香港总督杨慕琦于1946年迁回官邸,将日式装置拆除,并且将其改为兴建成为4间睡房和浴室,惟日式塔楼及日式瓦顶因为工程难度及实际需要而获得保留。香港总督葛量洪则在房间墙壁上镶嵌饰板,加装壁炉,增加兴建露台及安装独立空气调节等,于主楼门廊入口添置一对石狮子。香港总督麦理浩则为港督府进行大规模翻新,更换屋顶,宴会厅首次安装了中央空气调节系统,花园建设腰形泳池;扩充员工宿舍,并且加建风格与主楼相配的管家宿舍。香港总督戴麟趾、尤德、卫奕信及彭定康亦为港督府的设计作出了改动。

香港主权移交后

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原来打算将港督府更改名称为特首府,作为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官邸,但是根据传说,由于担心英国在府内留下间谍装置,因此首任香港行政长官董建华拒绝以此作为官邸。最初,香港政府称之为前港督府,后来经过政府专家讨论后,建议将建筑物更名为“紫芦”,取意自建筑物上呈深紫啡色的屋顶。后来由于此名称与香港的一些已经存在的建筑物重叠,加上香港社会普遍不认同,使得此建议最终不获采用,而更改名称为现称。

2005年3月10日董建华辞职,接任的曾荫权宣布将以礼宾府为官邸,耗资1,450万港元维修,包括改良电力、电讯网络和影音系统,以及建造一座锦鲤池。行政长官专用书室及办公室则安装了防弹玻璃,以强化保安及防止泄密。2006年1月12日,曾荫权伉俪正式迁进礼宾府,同月16日起,行政长官办公室从政府总部迁进礼宾府办公,回复英国殖民地时期的安排。2011年年底,行政长官办公室迁往位于添马舰新落成的行政长官办公室。

2012年6月,候任行政长官梁振英本来希望日后继续居住在其山顶大宅,惟与警务处商讨以山顶大宅作为其官邸时,警察提出需要改动山顶大宅间隔,亦会派人长驻官邸,以为其本人和家属提供要人保护服务。梁振英遂放弃留在原宅,而于同年10月29日迁进礼宾府。至于由前任行政长官曾荫权遗留下来的锦鲤池,梁振英就决定不作改动,而当中所饲养的锦鲤均健在,继续饲养。梁振英只开辟了一幅小草地为耕地,作为种植用途。

2015年3月20日,梁振英在礼宾府会见支持者时透露,早于2013年香港大学教授戴耀廷提出占领中环时,香港政府及警务处均不怠慢,即时作好一切准备,包括在礼宾府内部大举改装,工程包括增设一个可以供予行政长官和行政长官办公室骨干成员办公的临时行政长官办公室、将位于地库的旧行政长官办公室房间改装为可以供予多名司长级及局长级官员使用的临时办公室,并且安装一系列先进的通讯及监察设备等。

2017年12月,林郑月娥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透露,认为自己只是住客或者过客,而不是礼宾府主人,并只花了98万把礼宾府内的一个网球场改建为花园。这个花园就是她早晚仅有空闲时间散步的地方。她又指,此项改建是她入住礼宾府后灵机一触而来,为的也是与公务有关,就是希望在礼宾府开放日时,市民可坐在花园休息拍照,重申该位置是“明信片拍摄位”,可拍摄到礼宾府主楼前方。

建筑

这座建筑最初由第2任测量总署署长急庇利设计及监督兴建,工程于1851年10月开始,历时4年,第4任香港总督宝灵成为首位主人,当时总督府主楼为一座两层高的建筑物。由于总督府不敷应用,香港总督德辅于1890年决定加建两层高、内有大型宴会厅的附翼用作社交场所。工程自1890年2月起,历时1年。日治时期,香港总督矶谷廉介命令工程师藤村清一将总督府修复及改建兼容和洋风格。改建后,室内的布局未改变,只是部分房间改为日式,并且设有小型茶室,工程于1944年初完成。

用途


官式

礼宾府除了作为行政长官官邸外,亦是香港政府以官方仪式会见、接待及宴请国家元首、皇室、政要及重要人物的场所。香港主权移交后,多位政要包括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副主席习近平、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副总理李克强、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美国总统克林顿、英国首相贝理雅、加拿大总理夏柏和法国总统希拉克等等都曾经到访礼宾府。

香港政府的一些重要仪式亦在礼宾府举行,例如每年的授勋仪式及香港代表队参与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授旗仪式等。1999年,香港政府与迪士尼公司宣布兴建香港迪士尼乐园的发布会亦于礼宾府举行。

外借

1990年代中期起,礼宾府接受其他组织或者机构借用场地的申请,其中最早的是由香港电台在港督府举行音乐会。当时礼宾府每月均预留3个星期五供予慈善、非牟利或者公共团体申请借用,举办对公众有益的活动,而这些活动必须符合礼宾府的独特地位。2006年,行政长官搬进礼宾府居住及办公,行政长官办公室大部分职员亦迁进礼宾府办公。基于保安及运作需要,行政长官入住礼宾府后,不再外借。

开放日

1990年代起,礼宾府举行开放日,最初为每年一次,后来一度增加至每年6次,其中一次在三、四月间府内杜鹃花盛开时间。然而,并非整座礼宾府均作开放。开放日的门券收益多数作捐作慈善用途。现时礼宾府每年开放两次,香港市民可以免费自由入场,具体开放时间及细节一般会在开放日前一周通过政府网站及香港传媒发放,礼宾府网站亦会展示有关资料。

其他

此外,礼宾府亦是香港最常见的游行及示威地点之一,尤其是过去作为港督府时,很多游行示威活动都会以港督府作为终点站。一般而言,游行队伍由天星码头或者皇后像广场开始,至港督府的下亚厘毕道的侧门止,并且在处发表声明,而香港警察则会派员在此接收请愿信件。然而,行政长官董建华执政期间,由于他并不在礼宾府居住,因此游行队伍多更改为以政府总部为终点站。

六七暴动期间,左派曾经在港督府周围示威,并且在府外张贴大字报、高喊反对英国殖民地政权的口号,是该年代香港人的集体回忆之一。

随着位于添马舰的行政长官办公室于2011年8月8日竣工启用,行政长官办公室亦迁离礼宾府。

传说

地底秘道

关于礼宾府的建筑,民间一直流传传说,其中最著名的是指前港督府设有一条秘密的地下通道可妣连接至中环政府总部、汇丰银行总行、甚至位于添马舰的英军基地。

直至2009年一个由香港电台制作的电视节目播映后,透过翻查文献资料,证实秘道的确存在。前港督府设有一条地下通道通往下亚厘毕道政府总部附近,通道至少长310米,阔由1点2米至3点4米不等,高约两米,并且设有照明系统;出口位于下亚厘毕道旁,与政府总部相隔一路之遥,作用为保护官员出入和储存机密档案。通道出口现时由两道铁门封上,只能够以钥匙从内向外打开,防止有人从秘道潜入前港督府。

事实上,此为一条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用作防空的地洞于1940年11月兴建,通往当时的布政司署。入口原设计在礼宾府花园,惟时任香港总督罗富国对此设计不满意,遂将地道入口改往地牢的一间储物室内。香港日占时期,香港政府曾经与英国政府商讨防空警报策略,提及延长秘道接通政府总部地库,惟最终因资金不足而搁置。1960年代末期,香港政府建议将秘道延伸,打通港督府与政府总部,最终亦因为造价昂贵而搁置。

此外,曾经出任政务官的社民连前秘书长季诗杰表示,政府总部东翼最底层设有座地牢,用作一般自然灾害和恐怖袭击的指挥总部,平日政府鲜有使用,地牢正正可以通往秘密通道,直达礼宾府。另外,通道入口位于礼宾府宴会厅附近的一条楼梯,同时可以通往汇丰银行,方便香港总督在战争时紧急提款。

遮打名画寻宝

前立法局和行政局非官守议员、著名商人遮打爵士收藏了一批极具价值的画作及瓷器,该批私人珍藏在他去世后捐赠予香港政府,大部分的画作摆放在港督府内。1941年,在香港沦陷前夕,港府计划将部分遮打藏品匿藏。1941年12月8日,港督副官巴蒂史密斯上校(Captain Batty-Smith)秘密约见负责藏品修复工作的匈牙利专家冯·科布扎(von Kobza-nagy)及工务司署的托马斯·哈蒙(Thomas Harmon),负责匿藏该批画作。有档案资料显示,贵重的画作被卸去画框,经处理过后再放进密封的锡罐内,并埋在港督府的花园里。不过,负责匿藏画作的巴蒂史密斯、冯·科布扎及哈蒙三人在日据时期相继去世,画作的确实位置成为秘密。战后为追寻这批画作,政府在1945年及1976年数度进行发掘工作。至1979年,适值港督府大肆修葺,港督府里里外外、地库,以至附近的地道及防空洞都被彻底搜寻过,部分旧建筑构件亦被拆除,依然未能寻回名画。

中英风水

1990年代香港正为过渡期间,中英两国曾经进行风水斗法,中方在中环兴建外形呈尖角状的香港中银大厦,其中一个角尖正对港督府。港督府就此聘请风水专家查看风水,最后决定在港督府花园面向中国银行大厦的方向种植柳树挡刹。此外,亦有传闻当年兴建港督府时有关部门曾经聘请风水专家指点,选择在背靠山脉面向海港的现址兴建。在曾荫权上任行政长官后,兴建锦鲤鱼池被指出是化解中国银行大厦所制造的刹气。


    词条图集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次

    编辑次数:

    最近更新: ()

    词条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