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百科 地标性建筑 国内地标性建筑 永祚寺双塔(双塔寺双塔)
永祚寺双塔(双塔寺双塔) 编辑

双塔寺双塔原名文宣塔。在山西省太原市东南部郝庄村。寺原名永祚寺,因寺内筑双塔,故改名为双塔寺。双塔系明万历年间(公元1573--1619)年高僧佛登敕建造。两座塔形制相似,砖结构,平面八角形,十三层,高54.7米,密檐式。

永祚寺双塔,又名凌霄双塔,是山西省会太原现存古建筑中最高的建筑。位于太原市城区东南向山脚畔。永祚寺内的两塔犹如一对孪生姊妹,相映成趣。凌霄双塔还有一个美丽动听的别称—文笔双峰。 这两座形同孪生的姊妹塔,一个是先建的“文峰塔”,一个是后建的“舍利塔”。双塔巍峨俊秀,是我国双塔之最。

基本信息

永祚寺双塔,雄伟异常,双双耸立如笔,故有文笔双塔之誉,更被誉为太原的标志。双塔并非同时建成,东南塔稍早,西北塔较晚。两塔相距60米,取真言密教以十六数表圆满无尽之意。二塔均为全砖石结构,只在各层角檐内装有一根挑木,构建技巧十分精湛。

遥望二塔,高度相当,风格协调,古韵幽幽;近观二塔,方见其各有精妙——东南塔为素砖砌体,塔上雕刻清素,塔身收分很小,直径相同,故而挺拔壮美;西北塔为琉璃剪边,雕刻精细华丽,塔身收分明显,外形秀丽俊朗。双塔现今共收藏和保护有价值的碑碣刻石260余通。这些碑石中除一小部分是寺院原物外,绝大部分是文化大革命之后,从太原各个地方收集的散佚珍品。在这些碑石中,有明代的石刻珍品,名著三晋,海内知名的《宝贤堂集古法帖》180余通;有清代的《古宝贤堂法帖》36通;有宋代大文豪苏东坡的醉笔石刻赤壁怀古”3通;有清代著名书家祁隽藻的子史萃言石刻4通;还有记述内容别具一格的晋溪隐君家训碑,等等。这些古碑古碣,集清以前各代著名书法大家的墨迹宝瀚于一堂,真、、隶、篆各种书体,无一不有,不仅为书法界和爱好书法的各界人士所珍视,也极为到此观光和游览的人们所喜闻乐见。

永祚寺双塔原名宣文塔,因纪念宣文皇太后资助建塔的功德而得名。它们建成于明万历四十年(公元1612年),距今已有380多年的历史。两塔均为13层,全高都在54·7米以上,在中国所有的双塔中位居首位。两塔南北对峙,并肩而立,既保持了统一的风格,又各有其艺术特色。南塔琉璃剪边,色彩绚丽,轮廓秀美;北塔素砖砌体,雕饰清丽,豪放粗实。

自古以来,双塔以其鲜明的艺术特色吸引着无数的游人于此登塔远眺,赋诗作画。明代崇祯十七年(公元1644年),一身风尘的李自成率领农民起义军攻占太原后,曾游览双塔寺,留下了著名的诗句:郝庄两座塔,就把天来穿。穿也穿不上,多放两块砖。双塔巍巍,凌霄而立,它们是太原的骄傲,也是中国古建筑的骄傲!

 

历史文化

永祚寺双塔散发着悠久的历史文化气息。为到此观光和游览的人们所喜闻乐见。双塔寺碑廊的最北端,镶嵌有宋代大文豪,一代书法家苏东坡的墨迹赤壁怀古刻石。这套刻石共三块,是苏武原迹的摹勒本,也是双塔寺碑廊众刻石中引以为重的佼佼者。据该刻石末一通的跋文看,该石为乾隆二十七年仲夏(公元1762年),依旧拓摹勒上石,迄今227年。兹引原跋文如后:右东坡先生自书大江东去词,乃为醉后神到之笔。余家藏旧拓也。词与书并挟,莫伟劲杰之气雅,类其为人。余爱而重之,固复钩摹勒石以广所传。按先生脱御史台,狱谪黄州团练副使,前后赤壁二赋成于迁所,此词寄托略同,应亦是时所作。观其淋漓杯酒,逸兴遄飞,伸底挥毫,盎然天趣,非见道深而胸无块垒者能之乎?吁!信可爱而重也美,乾隆二十有七年壬午仲夏。西村鄂弼跋。鄂弼为何许人,已不得而知。如今我国有东坡赤壁怀古刻石者,仅两处。其一在东坡赤壁,即今湖北省黄州。其一即双塔寺所在此石。据传,黄州赤壁所藏乃清同治七年(公元1868年)时镌刻。如是则晚于太原双塔寺所藏者百余年矣。苏东坡乃宋代四大书法家之一,世称苏、黄(庭坚)、米(芾)、蔡(襄)。他擅长行、楷,取法颜真卿、杨凝式,而能自创新意。至于他的草书则较为鲜见,《念奴娇·赤壁怀古》则是其草书的传世之作。

历代名书法家评介赤壁怀古刻石时,认为它取法于张旭怀素,笔势奇劲,如骤雨旋风;飞动圆转,同词的豪放风格,相得益彰。书后款识作久不作草书,适乘醉走笔,觉酒气勃勃,似指端出也。东坡醉笔。由此可见,这同张旭大醉后呼喊狂走而后落笔,以及怀素酒醉兴到运笔,极为相似。东坡赤壁怀古刻石,既是所有苏轼书法碑帖中最受人喜爱的,也是双塔寺碑廓中最引人注目的。它给寺院增添了不少光彩。进右方丈院拾阶而上,在三圣阁的右侧可看到一个圆月形壁门,穿圆月形门就进入永祚寺的最后一处院落——上院。上院也称塔院,位于寺院中轴线的东南方,是永祚寺地势最高的地方。巍峨并峙,直冲霄汉,久已闻名遐迩的那两座大砖塔宣文双塔,就傲然屹立在塔院的东南、西北两隅。两塔相距约四十余米,在它们相间的通道上,一座朴质无华结构简单的砖仿木构殿堂横卧其中,它就是过殿。在塔院的最东南角,还有一座底层为砖券洞式,上层为木构阁式的两层楼阁殿宇。它位于永祚寺的最末端,背负双塔革命烈士陵园,故名后殿。古往今来,永祚寺的双塔为世人所瞩目,被誉为晋阳奇观,当作太原的标志。 

 

沿革历史

永祚寺双塔,距太原市中心四公里左右的郝庄村南之向山脚畔。

这里,绿树红墙,宝塔梵殿,龛阁玲珑,碑碣栉比,花卉溢香,松柏凝翠,肃穆幽静,古香古色。双塔寺的建筑方位,一反我国千百年来寺院建筑坐北朝南的传统习惯,因地势而拓建,居高临下,坐南朝北。可谓背拥太行群峰,面俯汾水一带。

身临其境,凭着古老的塔身,可广瞰古城太原之全貌,晋中盆地之沃野千畴。因其寺内那两座巍峨壮观,耸入云端的古塔,引人瞩目,才被世人习呼为永祚寺双塔。久而久之,真正的寺名渐不被人注视,而俗称却家喻户晓,尽人皆知。永祚寺永祚二字,语出《诗经·大雅·既醉》中:君子万年,水锡祚胤句,永祚就是水锡祚胤的略写。《尔雅·释古》说:永,长也;永,远也。《说文解字》说:祚,传也;祚,福也。《晋书·乐府》说:永祚,犹远祚也。可见永祚一词,似有永远传流,万世不竭的意思。这就是寺名的来由和含意吧。

永祚寺双塔始建于明代万历中叶,大约在万历二十五年至三十年之间(公元1597——1602年),距今38O余年。初创之时,还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这所寺院,也没有达到现在这样的规模。那时,仅建了一座补辅太原文运不足的文峰塔,取名宣文塔,即如今偏于东南隅的那座旧塔。至于那紧靠塔而建的几间简陋寺舍,而今早已荡然无存。当时,寺名也不叫永祚寺,而是叫做永明寺。关于永明寺宣文塔的起建原因,明万历本《山西通志》和万历本《太原府志》都曾作过明确的记载。

宣文塔和永明寺问世不久,万历三十五年(公元1607年),晋藩第十一代王——晋穆王朱敏淳觉得永明寺、宣文塔规模简陋,与省城太原的地位不甚相称,就下书五台山显通寺,邀请该寺主持,当时在全国颇有些名气的建筑家福登和尚,来太原主持扩建大塔寺殿宇的工程。福登和尚是明代中叶著名高僧。万历皇帝的生母,那个笃信佛教的慈圣宣文李太后就拜他为师,皈依其门下。福登接到晋穆王邀请后,便来到太原。当他看到永明寺的宣文塔微向西北倾斜时,就向晋王建议,在扩建殿宇的同时,另建一新塔于旧塔之左。晋王采纳了福登的建议并在慈圣皇太后出资佐助下,用了4年的时间,即万历三十六年春至四十年九月(公元1608——1612年),新建了寺院的三座大殿,即现存永祚寺殿堂的主体建筑:大雄宝殿、三圣阁、两厢方丈和两廊配殿,以及位于旧塔西北方的新塔,形成了两峰插天楼阁巍然的大观。福登计划中的寺院规模是非常宏伟的,除了目前现存的后院三座大殿外,还有天王殿、后院门庭、前院诸殿和山门的殿堂。然而,终因年迈体弱,积劳成疾,无法完成其计划,于这年(万历四十年)秋天九月,完成新塔之后,抱病返回五台山,不久即圆寂于台怀镇显通寺。这个终未能完工的塔寺,遂更名永祚寺,两塔均定名为宣文塔。顺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阳曲县地方官曾对双塔寺进行过一次修葺,新筑两塔之间的过殿。有关资料说,这次修寺,曾准备新建该寺山门,后不知何故而未盖成。

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阳曲县知县戴梦熊,也曾筹砖备瓦,准备大兴土木,兴建双塔寺的围墙并山门。恰巧,这年升迁为汉阳知府,未能如愿。直至康熙三十年(公元1691年),才由阳曲县继任知县刘江召集工匠,砌起从东配殿至西配殿的寺院围墙,并辟建一简陋之极的山门。这样,总算使空旷且坦露了八十余年的寺院有了遮拦。因为起建围墙和山门的夙愿,发至于前任戴氏,刘江在工程完竣后,请戴梦熊提了祗国胜境的门额。今天的永祚寺二门,就是当时所建的山门。

民国以来,永祚寺因年久失修,尤其是大雄宝殿和三圣阁,多经风雨剥蚀,损坏到几乎倾覆的地步。民国十六年(公元1927年),杨子端等人积极活动,组织募集捐款,维修塔寺,并在修旧的基础上,在大雄宝殿对面,东西配殿北端,破土动工建起六间单坡式北房,在原天王殿的位置上新辟院门,构成传统的四合院式布局。如今的永祚寺三门,即门额书永祚禅林的寺门,就是当时的产物。解放前夕,双塔寺由于其地势险要,成为军阀阎锡山固守太原,负隅顽抗的军事要塞。高大的双塔,变成了阴森的碉堡,古老的寺院,成了驻扎军队的兵营。名刹古寺进入它历史上最黑暗的年代,饱经战乱,满目疮痍。新中国成立后,古老的塔寺焕发了青春。建国40年来,和政府曾多次拨款,维修双塔寺,特别是文革后,省、市政府对文物管理工作和旅游事业的发展更加重视。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的十年中,迅速地医治了永祚寺的创伤,投资巨款,修复了重创于太原战役的宣文西塔;精心设计,新建了嵌满宝贤堂集古法帖古宝贤堂法帖两套珍贵碣石的碑廊;收集和荟萃了散佚在全市各处,不同历史时期的石雕、石刻、石碑;仿建了具有明代特色,与永祚寺明代所建殿堂风格一致的寺院山门和前院东、西厢房;新植了数以千计的,来自山东菏泽的牡丹珍奇品种。使有着近四百载历史的古刹,一扫往日颓势,面貌为之一新。太原和日本的姬路市结为友好城市后,姬路市的日本友人,已在姬路市仿建了双塔水祚寺。

19893月,在姬路市建市200周年纪念日中,正式剪彩接待游人。如今,新生的双塔永祚寺,正以崭新的、热情的姿态,迎接着南来北往的中外游人

舍利塔

永祚寺双塔之舍利塔,平面呈八角形,共13层,最低层边长46米,全塔总高5478米,是典型的楼阁式空心砖塔。

该塔的塔座为沙石条砌筑,质朴坚固。塔身为一色青砖研磨对缝砌成,塔上的斗拱、飞檐、枋、椽、柱(垂柱),均为青砖仿木结构砍磨而成,13层塔檐都用孔雀蓝色琉璃瓦砌出晶莹美丽的边沿。在塔的第一层撩檐枋下,斗拱与斗拱之间的空处,嵌刻有砖字阿弥陀佛,字体犹如一条飘带,层层叠压,美观而匀称。这几个字既表明了塔的属性为佛塔,也巧妙地添补了斗拱与斗拱间平板的空间,真可谓独具匠心。该塔1——7层的砖仿木斗拱,无论形制还是结构,均与大华宝殿相同,为五踩重翅,上承撩檐仿、椽、飞,组成塔檐。随着塔身的拔高,塔层的上升,每层高度逐渐减低,斗拱形制也随之变小,逮至8层以上,斗拱结构则改变一跳(即三踩),明显收分,使塔身轮廓造形呈流线形,十分美观。

永祚寺双塔每层的八个角,都镂刻有砖雕的装饰性莲花垂檐柱,垂柱与垂柱之间,有砖砌栏额相连,垂柱上方,砖镂的角替、枋头、华板等上面,刻有细腻逼真的草纹、云纹,大大地增强了塔外面的装饰性。这种建筑雕刻,不仅图案富丽,镂工精细,而且,深刻地反映了和代表了明代砖构建筑的艺术风格,可称明代砖仿木建中的优秀作品。舍利塔的底层开辟两门,一为东南方向,一为西北方向。缘东门拾阶而上,迎面是石砌的佛龛,龛中造像毁之战火。继续攀登,便进入塔外壁与内壁之间的阶梯;盘旋而上,则可濒临顶层。站在塔的顶层,凭着古老的塔身,居高临下俯瞰太原全城,目睹晋阳风光,确如郭沫若先生所述:远望太原气势雄,汾河两岸稻田丰。新兴工业高精大,后继英才专敢红。难怪明人李博登临塔顶之后深有感慨地赋诗:矗矗苍龙擎宇宙,绵绵紫气发林峦。我来欲把星辰摘,到此方觉世界宽。若进塔的西门,则与东门之内迥然不同。这里没有步步高升的台阶,不用数步就可进入舍利塔的底层。在这里可以欣赏明代空心砖塔,塔心空券,形成层层有塔室的建筑风格和技艺,饱览券进式楼阁宝塔的内部结构。那时,你将对当时劳动人民的精湛建筑技术产生新的具体的认识,给你以美的知识的享受。舍利塔塔顶的塔刹,由、铁两种金属铸制。刹座为覆盆仰莲式须弥座,用生铁铸成。刹顶则为铜质宝瓶式,制于覆盆仰莲座中。

文峰塔

永祚寺双塔之文峰塔,从建筑特色看,文峰塔虽然略早于舍利塔问世,但是,它们必竟同属于明代中叶的作品,有着不少相似之处。比如:平面都是八角形状,都是十三层建筑,高低也仅有2厘米之差。据测:文峰塔略低于舍利塔,总高度为5476米。而且,斗拱的结构、造形,、椽、、枋的砍磨、砌筑,可以说大同小异。这些都反映着它们为同一时代产物的鲜明特色。然而,它们也有不少不容忽视的差别,那就是,文峰塔没有塔基座,仅开一门,没有佛龛,没有阿弥陀佛刻字,塔檐也不用琉璃瓦剪边。这里,我们且不说两塔的塔刹造形无一相同之处,就是塔的主体塔身,也有很大的差别;文峰塔上下直径几乎相同,基本为直上直下,没有明显收分,外形呈直线形;而舍利塔却是上下直径相差很大,有明显的收分,尤其是七层以上更为突出,使整个塔的外形呈弧状流线形。这些大大小小的差别,无疑正反映着两塔的设计者和建造者在造形、技艺和风格上的不同。文峰塔一经问世,塔身便向西北微微侧倾。对于这点历代地方志乘都有确实的记载,并且成为福登造塔的发念和原由。多少年来,许多的传言和不少对建筑很有研究的人都说,文峰塔西北向微微倾倒,正是建塔匠师们在造塔之初,考虑到塔势高峻,又是东山的前沿,容易受西北风的影响,所以才有意将塔身向西北向微侧,以抵消西北风对塔的吹阻力。


    词条图集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次

    编辑次数:

    最近更新: ()

    词条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