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百科 建筑名人 中国建筑师 施嘉炀
施嘉炀 编辑

施嘉炀,1902年9月16日,出生于福州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幼年曾入私塾读书,辛亥革命后,入福州师范附属小学学习,成绩优良。曾参加福建省运动会的小学组比赛,获障碍物竞走第一名,为他一生坚持体育锻炼开创了良好的开端。1915年夏,小学毕业后考取清华留美预备学校。是年秋,由福州到北京上学,途经上海见到租界内外国巡捕随意殴打中国苦力,甚为气愤,从此产生了 “科学救国”、“教育救国” 的思想。

1923年,施嘉炀从清华学校毕业后即赴美留学。先入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系学习,两年后即获得机械工程学士。此时施嘉炀又想学习电机工程,由于电机系的头两年课程与机械系的相似,因此在1925年夏,参加了暑期班补习了电机系三年级的部分课程后,终于在1926年夏,获得了电机工程学士。在电机系学习期间,他曾参观美国北部的几座水力发电厂,从中得到启发,知道修建水电站除涉及机械与电机工程外,还须掌握土木工程专业知识,于是于1926年秋,又到康奈尔大学土木系攻读研究生,1927年夏,获土木工程硕士学位。根据当时清华学校的规定,可以在美国留学5年,因而他又回到麻省理工大学攻读机械工程硕士。1927年,为了能多了解航空工程,施嘉炀参加了麻省波士顿机场所开设的飞机驾驶员训练班,1928年夏,他完成了研究生的学业,获得了麻省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的硕士学位。施嘉炀在留美学习的5年时间内,一共获得三个专业的四个学位,为他以后献身工程教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28年夏,学成归国,在清华大学母校担任教学工作。

1928年起,清华留美预备学校改为国立清华大学,当时设置文、理、法3个学院,16个系,其中有一个工程系。1928年,罗家伦任校长后竟欲撤消工程系,遭到师生的普遍反对。施嘉炀受大多数教师的委托,专程到南京上访当时新成立的清华董事会,最后董事会同意办工程系,并按多数专家的意见先办土木工程系,暂属于理学院。1930年,学校任命施嘉炀为土木工程系教授兼该系系主任。

1931—1934年,施嘉炀还兼任清华大学工务委员会主任,负责监修化学馆、生物馆、机械馆以及图书馆的中部和西部的扩建工程。按照当时学校的规定,清华教师服务期满6年后可以申请出国进修1年。1933年8月,黄河决口,为此我国委托德国德累斯登大学恩格斯教授进行治理黄河的模型试验。经学院批准,施嘉炀于1934年到德国参加治黄模型试验,后到柏林皇家水工试验所进修,最后到德国南部的卡尔斯鲁厄大学的水工实验室考察,1935年,返回清华。为了培养水利工程师,施嘉炀设计并主持修建了水力实验馆,除可进行模型试验外,还设置了水轮机试验台,还在户外另建80米长的试验槽,以供船舶模型试验和流速仪校正之用。

1937年七七事变,日寇侵占北平和天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及南开大学受命在湖南长沙成立长沙临时大学。不到半年,又迁往云南昆明,成立西南联合大学,施嘉炀被聘任为清华大学工学院院长,兼任西南联合大学工学院院长。西南联大工学院设有土木、机械、电机、化工及航空共五个系和一个电讯专修科,迁校一年后各系陆续建成实验室及实习工厂,使教学实验和实习很快得到恢复。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同年10月施嘉炀等人随同当时的梅贻琦校长由昆明回到北平接收清华大学。清华经过8年蹂躏,满目疮痍。经过一年的修复、整顿,1946年秋,正式开学。施嘉炀利用学校准许休假一年的机会,于1947年到美国考察新建的大型水电站、田纳西河流域的综合利用规划、哥伦比亚河流上的梯级水电站、密西西比河流的治河经验。1948年冬,回到北平迎接清华大学的解放。

施嘉炀的前半生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度过的,为清华大学尤其工学院的建设付出了巨大的劳动。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大调整,从此清华大学由一座综合性大学变成多科性的工业大学。接着全校掀起一场全面学习苏联的热潮,无论教育制度、教学方法、课程设置等均进行了彻底的改革。1955年,学校派遣施嘉炀等人到苏联莫斯科动力学院进修,学习苏联的教育制度以及有关的新专业,并到列宁格勒水电设计院学习苏联的水能规划与设计,1957年,回到清华大学。

根据中国水资源多半是综合利用的特点,1958年施嘉炀提出在修建水库同时要为防洪、发电、灌溉、航运等部门服务,所以应把 “水能学” 这门课程改造为 “水资源综合利用”,这样才能更好地为中国的水利建设服务。60年代一开始,他即着手编写这门课程的讲义,直到文化大革命前夕基本完成。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 “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的方针政策,施嘉炀倍受鼓舞,一如既往,积极培养研究生,为高等院校及科研单位输送师资及科研人才。

施嘉炀为祖国工科大学的教育事业与教材编著奋斗了一生,为我们创造了丰富的精神和物质财富。


施嘉炀,1902年9月16日,出生于福州一个知识分子的家庭。幼年曾入私塾读书,辛亥革命后,入福州师范附属小学学习,成绩优良。曾参加福建省运动会的小学组比赛,获障碍物竞走第一名,为他一生坚持体育锻炼开创了良好的开端。1915年夏,小学毕业后考取清华留美预备学校。是年秋,由福州到北京上学,途经上海见到租界内外国巡捕随意殴打中国苦力,甚为气愤,从此产生了 “科学救国”、“教育救国” 的思想。

1923年,施嘉炀从清华学校毕业后即赴美留学。先入美国麻省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系学习,两年后即获得机械工程学士。此时施嘉炀又想学习电机工程,由于电机系的头两年课程与机械系的相似,因此在1925年夏,参加了暑期班补习了电机系三年级的部分课程后,终于在1926年夏,获得了电机工程学士。在电机系学习期间,他曾参观美国北部的几座水力发电厂,从中得到启发,知道修建水电站除涉及机械与电机工程外,还须掌握土木工程专业知识,于是于1926年秋,又到康奈尔大学土木系攻读研究生,1927年夏,获土木工程硕士学位。根据当时清华学校的规定,可以在美国留学5年,因而他又回到麻省理工大学攻读机械工程硕士。1927年,为了能多了解航空工程,施嘉炀参加了麻省波士顿机场所开设的飞机驾驶员训练班,1928年夏,他完成了研究生的学业,获得了麻省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的硕士学位。施嘉炀在留美学习的5年时间内,一共获得三个专业的四个学位,为他以后献身工程教育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28年夏,学成归国,在清华大学母校担任教学工作。

1928年起,清华留美预备学校改为国立清华大学,当时设置文、理、法3个学院,16个系,其中有一个工程系。1928年,罗家伦任校长后竟欲撤消工程系,遭到师生的普遍反对。施嘉炀受大多数教师的委托,专程到南京上访当时新成立的清华董事会,最后董事会同意办工程系,并按多数专家的意见先办土木工程系,暂属于理学院。1930年,学校任命施嘉炀为土木工程系教授兼该系系主任。

1931—1934年,施嘉炀还兼任清华大学工务委员会主任,负责监修化学馆、生物馆、机械馆以及图书馆的中部和西部的扩建工程。按照当时学校的规定,清华教师服务期满6年后可以申请出国进修1年。1933年8月,黄河决口,为此我国委托德国德累斯登大学恩格斯教授进行治理黄河的模型试验。经学院批准,施嘉炀于1934年到德国参加治黄模型试验,后到柏林皇家水工试验所进修,最后到德国南部的卡尔斯鲁厄大学的水工实验室考察,1935年,返回清华。为了培养水利工程师,施嘉炀设计并主持修建了水力实验馆,除可进行模型试验外,还设置了水轮机试验台,还在户外另建80米长的试验槽,以供船舶模型试验和流速仪校正之用。

1937年七七事变,日寇侵占北平和天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及南开大学受命在湖南长沙成立长沙临时大学。不到半年,又迁往云南昆明,成立西南联合大学,施嘉炀被聘任为清华大学工学院院长,兼任西南联合大学工学院院长。西南联大工学院设有土木、机械、电机、化工及航空共五个系和一个电讯专修科,迁校一年后各系陆续建成实验室及实习工厂,使教学实验和实习很快得到恢复。

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同年10月施嘉炀等人随同当时的梅贻琦校长由昆明回到北平接收清华大学。清华经过8年蹂躏,满目疮痍。经过一年的修复、整顿,1946年秋,正式开学。施嘉炀利用学校准许休假一年的机会,于1947年到美国考察新建的大型水电站、田纳西河流域的综合利用规划、哥伦比亚河流上的梯级水电站、密西西比河流的治河经验。1948年冬,回到北平迎接清华大学的解放。

施嘉炀的前半生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旧中国度过的,为清华大学尤其工学院的建设付出了巨大的劳动。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大调整,从此清华大学由一座综合性大学变成多科性的工业大学。接着全校掀起一场全面学习苏联的热潮,无论教育制度、教学方法、课程设置等均进行了彻底的改革。1955年,学校派遣施嘉炀等人到苏联莫斯科动力学院进修,学习苏联的教育制度以及有关的新专业,并到列宁格勒水电设计院学习苏联的水能规划与设计,1957年,回到清华大学。

根据中国水资源多半是综合利用的特点,1958年施嘉炀提出在修建水库同时要为防洪、发电、灌溉、航运等部门服务,所以应把 “水能学” 这门课程改造为 “水资源综合利用”,这样才能更好地为中国的水利建设服务。60年代一开始,他即着手编写这门课程的讲义,直到文化大革命前夕基本完成。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 “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的方针政策,施嘉炀倍受鼓舞,一如既往,积极培养研究生,为高等院校及科研单位输送师资及科研人才。

施嘉炀为祖国工科大学的教育事业与教材编著奋斗了一生,为我们创造了丰富的精神和物质财富。


    词条图集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次

    编辑次数:

    最近更新: ()

    词条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