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百科 建筑学 相关专业 建筑符号学
建筑符号学 编辑

简介

符号学SEMIOTIC)研究在于揭示符号的性质、运作方式和在运作过程中生成的文化意蕴。埃科(UMBERTO ECO)在《符号学原理》中,根据符号的来源和目的将其分为两类。“某些符号是为了意指而制造出来的客体(OBJECT),而另一些符号是为了满足某些功能的需求而制造出来的客体。”而建筑符号,就是后一种,它之所以具有实用功能,恰恰是因为“它们被解码为符号”。
罗兰·巴尔特(ROLAND BARTHES)在《物体的语义学》中写道:“意义从来都是一种文化现象,是文化的产物;然而,在我们的社会里,这一文化现象不断的被自然化。言语令我们相信物体处在一个纯粹及物的境况中,并将意义现象再次转变为自然。我们相信自己处身于一个由用途、功能、对物体的完全驾驭所形成的实践世界中,而实际上,通过物体,我们也处身于一个由意义、理由、托辞所构成的世界中:功能衍生出符号,而这一符号又被重新转化为功能的展示。我相信正是这种将文化转换为自然的过程才确立了我们社会的意识形态。”
对于建筑,情形正是如此。建筑的每一个部件及其组合无疑具有其特定的使用功能,然而各部件的任何一种具体形式实际上都蕴涵着我们的经验和历史,表达着丰富的意义。“用处除了掩饰意义之外别无所为。”(罗兰·巴尔特) 但在当代,建筑所表达的的意义却往往遭到只注重实际功用的社会意识的遮蔽,“被转化为功能的展示”。建筑符号学的文化功能,便在于“重寻失去的能指”,揭示这种遮蔽背后的意识形态。

历史

符号学在50年代后期的意大利被引进到关于建筑的争论之中,在60年代的法国、德国、英国关于符号学在建筑研究中的应用问题开始得到讨论。这个阶段也是符号学的发展盛期。在1980年,由杰弗里.布罗德本特、理查德.邦特和查尔斯.詹克斯编辑的论文集《符号、象征和建筑》讨论了建筑符号的理论问题。这部文化集强调了意大利建筑符号学的传统,这是一种受到法国结构主义集强调了意大利建筑符号学的传统,这是一种受到法国结构主义和意大利符号学影响的传统。
在1969年,由查尔斯.詹克斯和乔治.贝尔德编辑的《建筑中的意义》包括四篇论文,主要讨论了建筑学和城市学对符号学概念的使用问题。由于将建筑学的问题处理为"语言"问题,因此建筑学就可以在信息和交流方面予以考虑。

组成

一般来说 ,符号学有三个组成部分 。
1)Syntactics译为句法学。主要研究符号本身的关 系和规律 ,也就是符号与符号之间 的关系和出现的规律。
2)Semanti 译为语义学。研究符号与符号所代表的概念或物的关系 ,即研究“能指”如何表达“所指”。“能指”和“所指”是符号学基本的、也是最关键的术语 ,索绪尔认为一个符号是 由能指和所指两个部分构成的实体 ,这两个部分通过约定俗成的方式相联系。所指与能指的关系如表 1所示 。比如 ,单字与它所代表的概念是纯属任意的:“马”是指抽象 的马这个概念 ,并非指 日常生活 中的 白马或黑马等任何 真实存在 的马 。用能指去命名所指概念 ,完全是任意 的,完全是约定俗成。我们一旦认定那类 四条腿 的动物叫马 ,就不能再叫它为牛或羊等其他名称 ,否则人们便不可能交流 。建筑作为符号体系研究 ,就有怎样认识能指和所指的统一关系问题。比如赖特所设计 的草原别墅 (罗 比住宅 ),从符号学看 ,草原别墅是个符号 ,建筑平缓的屋面 ,深深 的挑檐 ,层层叠叠的阳台、平台和花台,巨大的壁炉和烟囱,形式是“能指”,这个“能指”让人感受到的就是普通美国人的理想的温暖亲切的家(home),因此“所指 ”就是这个抽象的家 。形式传达出的信息(code)被普通 民众译成“家”这个抽象概念(decode),这也是符号学研究给建筑设计 的启示。
3)Pragmatics(语用学)研究符号与人的关 系。语言借助约定俗成的方式 ,从而达到个体 间交流的 目的。“建筑”这个词 ,懂中文的人的理解完全是约定俗成的,如果我们用“architecture“,那只有能够使用英语这一符号体系的人才能理解。由此要表达“意义”,只有通过惯用的理解方式 ,使用者若不借助于约定俗成的理解方式 ,是不可能理解的,或是只能歪曲地理解。符号语用学 的研究涉及到了人 的反映 ,因此不 同时代 ,不同对象 ,不 同国度的人看到同一座建筑有不 同的反映 ,评价会有差异 ,而且就算是对同一建筑 ,在不改变其任何功能 、形式 的基础上 ,同一个人在此时此地的感受和彼时彼地 的感受也可能有很大的差异 。以符号学的角度来分析 ,建筑创作 、建筑审美、建筑评论 中许 多纠缠不清 的问题或各执 己见的分岐往往都发端 于不同的思想体系对建筑语义表达的不同认知。也就是说 ,一种信息 ,对不熟悉它 的人或对不属于同一体系的人来说 ,是不可理解的 ,因此 ,对同一幢建筑 ,外行与 内行之间、内行与内行之间往往有不同的评价。

造型设计

建筑符号要达到把信息传达给人 的 目的就要掌握 和运用一些规律和手法。在长时间的创作实践 中,近代建筑师依据符号学的启发总结 了一些造 型手法 ,并试 图借助这些手法突出建筑艺术的信码 ,引人注目,传达信息 ,留给接触他们 的作品的人 以深刻的印象 。常见的手法主要有复制 、提炼 、变异 、重复。
1)复制。复制 主要指将历史建筑 中的元素、符号应用到新建筑中 ,且又不改变该符号的基本特征 。从符号学的角度来看 ,建筑造型要准确地传达其特定的意义 ,就要有相关的能被人理解的造型符号,旧的造型符号 已被大众熟知 ,但认知新的造 型符号则和学习语言的过程有些类似 ,需要一个过程 ,在新的建筑造型成熟前 ,人们也往往更乐于接受熟悉 的建筑信码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建筑造型元素在其历史产生因素不复存在后 ,仍然在建筑领域继续发挥着作用。就如出现顶在现代建筑头上的古建筑“大屋顶”和用混凝土复制的古代木建筑构件。
2)提炼。提炼是指通过将那些最有传统特征并富有一定文化含意 、为人们熟悉 的造型 、构件或者空间形式加 以抽象 、简化 、或是适 当变形 ,使其与传统符号之间有神似的联系。通过对传统建筑的造型元素进行提炼 ,提炼后 的特定形式符号在新建筑中承担视觉关联的作用 ,暗示与传统建筑文化 的一脉相承 ,以符合人们的心理认 同。在这个过程中 ,传统符号经过加工 ,再利用时 ,往往被重新组织到一套新的空间逻辑体系和功能 中去,在意义上也会有程度不 同的转变和延伸 ,通常 以比原始符号更丰富的涵 义出现。比如欧式建筑中的“断山花”,就是在传统“山花”的基础上经过变形而来 的,且与原型构建保持了继承关系。
3)变异。变异是新的形式符号在建筑整体 中的各构成部分之问的 比例 、尺度 与原型既不相同也不近似的一种运用手法 ,它往往会产生新奇和意想不到的戏剧性效果。当建筑信息符号产生了变异后 ,可以从人们 习以为常 、一略而过 的建筑信息 中脱颖而出,引起人的注意 ,从而延长欣赏或注意观察 的时间,进而引发人的思考 ,起着加强信息传播的作用。这里就用了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道理 ,狭隘地说就是艺术想要出特色、要新奇 ,就要 “难懂”,简单地说就 是要不易理解但又能够被理解 ,是要费一番脑力和周折才能为人所理解,在琢磨 的过程 中产生层 出不穷的意境 ,带给人艺术享受。内蒙古大学逸夫楼的设计就采用了这一原理 ,其顶部的造型来源于蒙古包的形态 ,与原型相 比产生了较大的变异 ,但这丝毫不影响观者对于这一造型的理解和其地域文化的表达。
4)重复。重复就是将一种建筑信息符号不断地重复演示给观者,重复的信息反复作用于人的感官时可以产生不容忽略、难以忘怀的感受和印象。重复可 以产生强烈的韵律感 ,这包括相同或相似 的细部的排列。在建筑 中,既有完全相同的细部运用,又有相似细部 ,如大小 、形状 、材质的使用。通常 ,人们对现代物质生活的改变容易迅速接受和适应 ,而对精神生活 、风俗习惯改变 的接受和适应速度则相对较慢。表现在建筑方面,人们通常会用新材料 、新技术模仿已淘汰老建筑 的式样 。从符号学的角度来说 ,虽然人对 旧事物在一段时间 中有一定程度 的心理依赖 ,但这并不意味着只能用陈旧的、已知的信号向人传达信息 ,新 的造型 和符号可 以借助重复的手法将新的、人所不熟悉 的信号反复 向观看者展示 ,经过一段时间的展示 ,新的符号最终是会被人理解和接受的。古老的母题重复就是这种手法的运用,即把某个基本图型用不同材料、借助不同构件、在不同的部位上重复出现 ,如图维琴察巴西利卡中使用的帕拉第奥母题 ,令人难忘。

简介

符号学SEMIOTIC)研究在于揭示符号的性质、运作方式和在运作过程中生成的文化意蕴。埃科(UMBERTO ECO)在《符号学原理》中,根据符号的来源和目的将其分为两类。“某些符号是为了意指而制造出来的客体(OBJECT),而另一些符号是为了满足某些功能的需求而制造出来的客体。”而建筑符号,就是后一种,它之所以具有实用功能,恰恰是因为“它们被解码为符号”。
罗兰·巴尔特(ROLAND BARTHES)在《物体的语义学》中写道:“意义从来都是一种文化现象,是文化的产物;然而,在我们的社会里,这一文化现象不断的被自然化。言语令我们相信物体处在一个纯粹及物的境况中,并将意义现象再次转变为自然。我们相信自己处身于一个由用途、功能、对物体的完全驾驭所形成的实践世界中,而实际上,通过物体,我们也处身于一个由意义、理由、托辞所构成的世界中:功能衍生出符号,而这一符号又被重新转化为功能的展示。我相信正是这种将文化转换为自然的过程才确立了我们社会的意识形态。”
对于建筑,情形正是如此。建筑的每一个部件及其组合无疑具有其特定的使用功能,然而各部件的任何一种具体形式实际上都蕴涵着我们的经验和历史,表达着丰富的意义。“用处除了掩饰意义之外别无所为。”(罗兰·巴尔特) 但在当代,建筑所表达的的意义却往往遭到只注重实际功用的社会意识的遮蔽,“被转化为功能的展示”。建筑符号学的文化功能,便在于“重寻失去的能指”,揭示这种遮蔽背后的意识形态。

历史

符号学在50年代后期的意大利被引进到关于建筑的争论之中,在60年代的法国、德国、英国关于符号学在建筑研究中的应用问题开始得到讨论。这个阶段也是符号学的发展盛期。在1980年,由杰弗里.布罗德本特、理查德.邦特和查尔斯.詹克斯编辑的论文集《符号、象征和建筑》讨论了建筑符号的理论问题。这部文化集强调了意大利建筑符号学的传统,这是一种受到法国结构主义集强调了意大利建筑符号学的传统,这是一种受到法国结构主义和意大利符号学影响的传统。
在1969年,由查尔斯.詹克斯和乔治.贝尔德编辑的《建筑中的意义》包括四篇论文,主要讨论了建筑学和城市学对符号学概念的使用问题。由于将建筑学的问题处理为"语言"问题,因此建筑学就可以在信息和交流方面予以考虑。

组成

一般来说 ,符号学有三个组成部分 。
1)Syntactics译为句法学。主要研究符号本身的关 系和规律 ,也就是符号与符号之间 的关系和出现的规律。
2)Semanti 译为语义学。研究符号与符号所代表的概念或物的关系 ,即研究“能指”如何表达“所指”。“能指”和“所指”是符号学基本的、也是最关键的术语 ,索绪尔认为一个符号是 由能指和所指两个部分构成的实体 ,这两个部分通过约定俗成的方式相联系。所指与能指的关系如表 1所示 。比如 ,单字与它所代表的概念是纯属任意的:“马”是指抽象 的马这个概念 ,并非指 日常生活 中的 白马或黑马等任何 真实存在 的马 。用能指去命名所指概念 ,完全是任意 的,完全是约定俗成。我们一旦认定那类 四条腿 的动物叫马 ,就不能再叫它为牛或羊等其他名称 ,否则人们便不可能交流 。建筑作为符号体系研究 ,就有怎样认识能指和所指的统一关系问题。比如赖特所设计 的草原别墅 (罗 比住宅 ),从符号学看 ,草原别墅是个符号 ,建筑平缓的屋面 ,深深 的挑檐 ,层层叠叠的阳台、平台和花台,巨大的壁炉和烟囱,形式是“能指”,这个“能指”让人感受到的就是普通美国人的理想的温暖亲切的家(home),因此“所指 ”就是这个抽象的家 。形式传达出的信息(code)被普通 民众译成“家”这个抽象概念(decode),这也是符号学研究给建筑设计 的启示。
3)Pragmatics(语用学)研究符号与人的关 系。语言借助约定俗成的方式 ,从而达到个体 间交流的 目的。“建筑”这个词 ,懂中文的人的理解完全是约定俗成的,如果我们用“architecture“,那只有能够使用英语这一符号体系的人才能理解。由此要表达“意义”,只有通过惯用的理解方式 ,使用者若不借助于约定俗成的理解方式 ,是不可能理解的,或是只能歪曲地理解。符号语用学 的研究涉及到了人 的反映 ,因此不 同时代 ,不同对象 ,不 同国度的人看到同一座建筑有不 同的反映 ,评价会有差异 ,而且就算是对同一建筑 ,在不改变其任何功能 、形式 的基础上 ,同一个人在此时此地的感受和彼时彼地 的感受也可能有很大的差异 。以符号学的角度来分析 ,建筑创作 、建筑审美、建筑评论 中许 多纠缠不清 的问题或各执 己见的分岐往往都发端 于不同的思想体系对建筑语义表达的不同认知。也就是说 ,一种信息 ,对不熟悉它 的人或对不属于同一体系的人来说 ,是不可理解的 ,因此 ,对同一幢建筑 ,外行与 内行之间、内行与内行之间往往有不同的评价。

造型设计

建筑符号要达到把信息传达给人 的 目的就要掌握 和运用一些规律和手法。在长时间的创作实践 中,近代建筑师依据符号学的启发总结 了一些造 型手法 ,并试 图借助这些手法突出建筑艺术的信码 ,引人注目,传达信息 ,留给接触他们 的作品的人 以深刻的印象 。常见的手法主要有复制 、提炼 、变异 、重复。
1)复制。复制 主要指将历史建筑 中的元素、符号应用到新建筑中 ,且又不改变该符号的基本特征 。从符号学的角度来看 ,建筑造型要准确地传达其特定的意义 ,就要有相关的能被人理解的造型符号,旧的造型符号 已被大众熟知 ,但认知新的造 型符号则和学习语言的过程有些类似 ,需要一个过程 ,在新的建筑造型成熟前 ,人们也往往更乐于接受熟悉 的建筑信码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建筑造型元素在其历史产生因素不复存在后 ,仍然在建筑领域继续发挥着作用。就如出现顶在现代建筑头上的古建筑“大屋顶”和用混凝土复制的古代木建筑构件。
2)提炼。提炼是指通过将那些最有传统特征并富有一定文化含意 、为人们熟悉 的造型 、构件或者空间形式加 以抽象 、简化 、或是适 当变形 ,使其与传统符号之间有神似的联系。通过对传统建筑的造型元素进行提炼 ,提炼后 的特定形式符号在新建筑中承担视觉关联的作用 ,暗示与传统建筑文化 的一脉相承 ,以符合人们的心理认 同。在这个过程中 ,传统符号经过加工 ,再利用时 ,往往被重新组织到一套新的空间逻辑体系和功能 中去,在意义上也会有程度不 同的转变和延伸 ,通常 以比原始符号更丰富的涵 义出现。比如欧式建筑中的“断山花”,就是在传统“山花”的基础上经过变形而来 的,且与原型构建保持了继承关系。
3)变异。变异是新的形式符号在建筑整体 中的各构成部分之问的 比例 、尺度 与原型既不相同也不近似的一种运用手法 ,它往往会产生新奇和意想不到的戏剧性效果。当建筑信息符号产生了变异后 ,可以从人们 习以为常 、一略而过 的建筑信息 中脱颖而出,引起人的注意 ,从而延长欣赏或注意观察 的时间,进而引发人的思考 ,起着加强信息传播的作用。这里就用了一个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道理 ,狭隘地说就是艺术想要出特色、要新奇 ,就要 “难懂”,简单地说就 是要不易理解但又能够被理解 ,是要费一番脑力和周折才能为人所理解,在琢磨 的过程 中产生层 出不穷的意境 ,带给人艺术享受。内蒙古大学逸夫楼的设计就采用了这一原理 ,其顶部的造型来源于蒙古包的形态 ,与原型相 比产生了较大的变异 ,但这丝毫不影响观者对于这一造型的理解和其地域文化的表达。
4)重复。重复就是将一种建筑信息符号不断地重复演示给观者,重复的信息反复作用于人的感官时可以产生不容忽略、难以忘怀的感受和印象。重复可 以产生强烈的韵律感 ,这包括相同或相似 的细部的排列。在建筑 中,既有完全相同的细部运用,又有相似细部 ,如大小 、形状 、材质的使用。通常 ,人们对现代物质生活的改变容易迅速接受和适应 ,而对精神生活 、风俗习惯改变 的接受和适应速度则相对较慢。表现在建筑方面,人们通常会用新材料 、新技术模仿已淘汰老建筑 的式样 。从符号学的角度来说 ,虽然人对 旧事物在一段时间 中有一定程度 的心理依赖 ,但这并不意味着只能用陈旧的、已知的信号向人传达信息 ,新 的造型 和符号可 以借助重复的手法将新的、人所不熟悉 的信号反复 向观看者展示 ,经过一段时间的展示 ,新的符号最终是会被人理解和接受的。古老的母题重复就是这种手法的运用,即把某个基本图型用不同材料、借助不同构件、在不同的部位上重复出现 ,如图维琴察巴西利卡中使用的帕拉第奥母题 ,令人难忘。
    词条图集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次

    编辑次数:

    最近更新: ()

    词条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