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百科 建筑物 公共建筑 金瓜石
金瓜石 编辑

金瓜石,是位于台湾本岛东北部的一个聚落,行政区划隶属新北市瑞芳区,地处雪山山脉北侧支棱与东北角海岸间。金瓜石与九份因地缘相近,在早期也同为重要矿区,故一般合称“金九地区”。

简介

金瓜石,是位于台湾本岛东北部的一个聚落,行政区划隶属新北市瑞芳区,地处雪山山脉北侧支棱与东北角海岸间。金瓜石与九份因地缘相近,在早期也同为重要矿区,故一般合称“金九地区”。

本区域三面环山,东以半屏山(标高713米)与半屏溪流域的南雅里为界,南以灿光寮山(标高738.3米)及牡丹山(标高656.9米)与双溪区接壤,西隔基隆山(标高586.8米)及金瓜山(标高571.2米)与九份相邻。本区域地势约为200到300米左右的丘陵地及山间河谷地,属基隆火山群;区域内有金瓜石溪、外九份溪及内九份溪,向北切穿山谷注入东海。

金瓜石曾因开采金矿而与九份繁华一时,亦随着矿产枯竭而迅速没落,目前仅剩新山里、瓜山里、铜山里及石山里等四里及少数年长居民长住。自相邻的九份因电影《悲情城市》一炮而红,成功转型为观光胜地后,金瓜石也朝向观光休闲方向重新发展。电影《无言的山丘》,即以日治时期的金瓜石矿业为背景。

发展沿革

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当时在进行基隆七堵的基隆河河段修筑纵贯铁路铁桥时,有工人在河道中发现砂金,在工人的口耳相传之下,不久之后就在基隆河引起一股淘金热潮,而淘洗金砂的范围更往上流延伸至基隆山山脚下的龙潭堵(今日瑞芳火车站一带)。之后,有不少淘金客为了寻找金矿源头顺流而上,在1893年,终于被一位潮州籍的李姓农民在九份山区附近发现了小金瓜金脉露头,而在小金瓜露头被发现后不久,淘金客也在附近发现了大金瓜露头。“金瓜石”这个地名,即因为大小金瓜的山型貌似南瓜,也就是台语所说的“金瓜”而得名。原本寂静的基隆山,因着大小金瓜露头的发现而开始繁荣起来,也开启了日后九份及金瓜石矿业的辉煌岁月。

中日甲午战争后,台湾在1895年被割让与日本,日本当局于1896年颁布“台湾矿业规则”,规定只有日本国民才能经营矿业,剥夺了台湾本地人的采矿权利。同年10月,台湾总督府将基隆山的矿区,以基隆山的南北轴线为界,分为东区的金瓜石矿山及西区的瑞芳矿山(即九份矿山),矿权则分别由日本商人田中长兵卫的“田中组”及藤田传三郎的“藤田组”所取得。当时日本国内的矿业发展已有一定水准,田中长兵卫在拥有金瓜石的采矿权后,加上其本身在日本就拥有矿产事业,田中氏即从日本引进先进的采矿技术、器具和大量的技术人员,并建立了从采矿到制炼的一贯体系,奠定了金瓜石矿山的发展基础。田中组除了在大金瓜露头进行开采外,也开始向下延伸开挖矿坑,由于矿坑位于金瓜石本山,故取名为“本山矿坑”(总共开挖九坑),成为金瓜石矿区的重要采矿来源。1904年,本山三号坑挖掘到硫砷铜矿(Enargite),随着矿坑的逐渐向下挖掘,矿床开凿出来的铜矿产量逐渐增加,金瓜石也从金银矿山转变为一座金银铜矿山。随着日后新矿脉的一一发现,金瓜石更被冠上了“日本首一金矿山”的盛名。1905年,在水湳洞建设炼铜厂,处理“长仁矿床”采得的铜矿。

金瓜石也曾一度遇上发展瓶颈。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全球经济萧条,金瓜石矿区也受到波及,不仅炼制厂被迫关闭,只能依靠向日本本土输出矿砂来维持营运,之后矿区的经营权也易手至另一日商后宫信太郎手中。在后宫信太郎的经营之下,金瓜石矿区的业绩逐渐复苏,在日本矿业株式会社(现今日矿金属的前身)于1933年买下金瓜石矿区的经营权后,更大力扩充矿区内的设备,在金瓜石山下的水湳洞山坡上兴建了新式的浮选矿场(即今日的十三层遗址),并另建了水湳洞直通基隆八斗子运矿场的轻便铁路-金瓜石线(今台铁深澳线前身)。这些崭新而完善的设施,加上又有新矿脉的发现,金瓜石矿区的黄金产量年年提升,到了1938年更达到了将近七万两的最高峰。当时的金瓜石被誉为是“亚洲第一贵金属矿山”,更曾聚集了八万人在此一圆淘金梦,小小的金瓜石一跃成为人口稠密、热闹非凡之地,与邻近的九份互相辉映。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本的战势逐渐吃紧,非国防物资的金矿不被重视,金瓜石被迫改以开采铜矿为主;自1942-1945年间,日军于此地设立きんかせき米英捕虏劳役所(台语称凸鼻仔寮),关押一千余名以英联邦成员国为主的同盟国军战俘,这批盟军战俘的劳役工作即为采掘铜矿,由于工作条件甚差,管理严苛且水土不服等因素,不少战俘命丧于此。由于美军于1944年下半年起逐渐掌握台湾上空制空权,各类工业生产活动受到严重影响,在日本于1945年投降之前,金瓜石的采矿事业几近停摆,同盟国战俘亦集体迁移至新店看管。二战之后,中华民国接管台湾,在国民政府的整顿之下,金瓜石的营运逐渐步上轨道。由于金瓜石矿区原本全由日本资本所有,国民政府(经济部)因而接收了金瓜石矿区的所有权,并在1946年移交资源委员会接办,成立“台湾金铜矿筹备处”,拟定修复、复工等工作。1948年“台湾金铜矿筹备处”改为“台湾金铜矿务局”;由于金瓜石矿区隶属于台湾金铜矿物局所有,因而金瓜石所出产的金矿,在经过炼制之后,即由台湾银行以官定价格全数收购,虽然此作法使黄金价格平稳,但也埋下了日后矿区停产的伏笔。随着国共内战爆发、产金成本过高的情况之下,金瓜石矿区重启铜矿的生产作业,并培育出“以铜养金”的经营模式。

1955年,台湾金铜矿物局改组为“台湾金属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台金公司),并引进国外技术及设备,在铜矿生产逐年增加的情况下,金瓜石矿区曾维持不错的营运成绩。不过,1973年之后,金瓜石矿区的金铜产量渐趋枯竭,为了提升产量,台金公司从1978年开始尝试大规模露天开采的方式,并将营运重心转至以矿物冶炼、加工为主;台金公司为了提升矿产加工能力,于1981年向银行贷款,在水湳洞附近兴建礼乐炼铜厂。但由于国际铜价不断下跌,台金公司虽然于1985年进行部门缩编,并将礼乐炼铜厂移交台湾电力公司接管,但在无力偿还银行贷款的情况下,台金公司终于在1987年宣告歇业,而金瓜石矿区的土地则由台湾糖业公司接收,结束了金瓜石百年的产金岁月。今日,金瓜石的人口随着矿坑的停采,已经锐减不到两千人,且大多为老人与幼童。

现况

虽然金瓜石的采矿事业已经终止,但金瓜石可能还拥有相当可观的矿产蕴藏量。2002年,曾有澳洲的矿产公司对金瓜石进行评估,推测金瓜石仍有开采矿物的价值,但各界对于金瓜石是否要重新开矿仍莫衷一是。曾有澳、加、美、南非等采矿公司想参与开采黄金,2003年曾合作探勘,评估金瓜石仍有200多公吨、2千亿元以上的金矿蕴藏,探索频道(Discovery)节目还曾播出《谜样台湾—金瓜石》节目。惟新式冶炼方法对环境冲击相当大,受到不少环保人士反对,炸山开采对地质生态为害甚大,并非国人无法掌握开采技术。虽然如此,随着邻近的九份于1990年代后因着观光产业的带动而再度繁荣,在官方及当地居民的推动下,金瓜石目前也朝着发展文化观光的大方向前进。

近年来,由于金瓜石的人烟较为稀少,与邻近的九份相比,较没有过度开发及商业化的影响,因此吸引了不少艺术家及民宿在此落脚;而其中又以民宿的进驻较为兴盛,延著金水公路及浪漫公路两条连外干道由山下的水湳洞往金瓜石街区的路上,可见大大小小的民宿散落一旁。2004年,由台北县政府主导、台电与台糖共同开发,以介绍金瓜石矿业发展历程为主轴的黄金博物园区正式开园,更象征着金瓜石重振昔日风华的重要一步。

除了采矿时期风华之外,为了回顾与省思金瓜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历史,台湾战俘营纪念协会(Taiwan P.O.W. Memorial Society)于1997年起,便积极催生于金瓜石盟军战俘营旧址兴建纪念碑及公园,并于2005年完工。每年台湾战俘营纪念协会固定于11月时于该址举办庄严肃穆之追思仪式,也同样丰富了金瓜石的人文历史记忆。

著名景点

  • 黄金博物园区

    • 太子宾馆

    • 本山五坑(黄金博物馆)

    • 黄金神社(金瓜石神社)

  • 劝济堂(祈堂庙)

  • 祈堂老街

  • 十三层遗址(水湳洞选矿场)

  • 黄金瀑布

  • 浪漫公路

  • 阴阳海

  • 基隆山

  • 无耳茶壶山

  • 废烟道

  • 福山宫

  • 英军战俘营遗址·金瓜石战俘纪念公园(凸鼻仔寮)

其他

金瓜石和九份相比,其金矿蕴藏量较多,含金量平均分布于矿脉中,除产金矿外,还产有铜矿。1951-1961年间受总体经济变动、政府黄金政策改变及富矿体(含金量非常高的矿体)逐渐枯竭的影响,金瓜石与九份的黄金生产量节节下降,1971年台阳矿业公司结束九份的采金事业,而金瓜石因富含硫砷铜矿,台金公司转向铜矿开采,使金瓜石矿业生产比九份多延续了16年。

金瓜石矿区在日治时期完全为日本资本家控制,战后则由国营企业台金公司接续经营。金瓜石整个矿业史,系由庞大资本额不断投资与建设,并运用现代化工业设备从事金矿业生产,相较于九份为稳定发展的状态。如此现代工业生产方式,在金瓜石运作长达将近一百年之久。金瓜石曾经使用225邮递区号。

    词条图集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次

    编辑次数:

    最近更新: ()

    词条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