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百科 建筑物 历史建筑 危山兵马俑
危山兵马俑 编辑

危山位于山东省济南市章丘区的西部,地处平原与山区的交接处,海拔高度约205米。其南侧可遥见泰沂山系北侧的一些山丘,四周为山前平原,因此,海拔不高的危山成为耸立在四周平原中的“高山”。

地理位置

2001年圣井镇政府规划投资1.3亿元在危山恢复建设危山风景区。当年投资4000万元开辟建设圣井广场并恢复了部分道观、庙宇。2002年,对风景区内进行植树绿化时,发现了汉代陪葬坑,对文物的保护意识使在危山发现陶俑的消息很快通过正常渠道反映到文化(文物)部门。山东省文化厅、济南市文化局对这一发现高度重视,成立了由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济南市考古研究所、济南市章丘区博物馆组成的联合考古队。考古队从11月29日至12月30日,对危山汉代陪葬俑坑进行了抢救性的发掘。


发掘物品

此次发掘,共发现汉代陪葬坑三座,其中一号坑为车马俑坑,二号坑是与墓主人生活有关的俑坑,三号坑除了石棺与木棺内的零星骸骨外,出土了一些陶壶、陶盆等器物。另外还发现了三四十枝箭头和一些不明用途的石丸。

一号陪葬坑呈南北向,其南北长约9.7米,东西宽1.9米,深0.7~0.9米。坑内摆放的车马兵俑自南向北排列。从整体看,应是反映汉代显贵出行的兵、车、马队列的形式。坑内各种遗物达四五百件。由于盖板的倒塌,坑内的车、马、俑破碎严重。坑内遗物包括170多个陶俑、50余匹陶马、4辆陶马车、近百面盾牌。此外还发现有建鼓、卑鼓,璧、磐、珠等与鼓乐和礼制有关的陶质遗物。所有发现的陶质品均有彩绘,色彩艳丽,栩栩如生。

二号坑位于一号坑的西侧。南北长3.3米,东西宽26米。在坑底部发现一辆车、两匹马和7个陶俑,其中5个为女佣。在坑底还发现木质箱子腐烂的痕迹。

其他信息

关于危山陪葬坑的年代、性质、地位和作用,自其被发现之日起,就一直倍受人们的关注。由此也产生了许多不同甚至自相矛盾的说法和推测。

危山发现的陪葬坑是山东地区首次发现的规模最大的俑坑,是汉代考古的重要发现。有关专家宣布,在全国已出土的兵马俑中,这组兵马俑的规模、结构和意义仅次于秦始皇兵马俑、陕西咸阳杨家洼兵马俑,堪称全国第三大兵马俑。

谜团揭开

一、危山历史演革及两汉时期的济南王

危山古时叫无影山,旧时在玉皇阁之东南面,有一奇石,每至夏至午时三刻,人立石上无影。武源河、巨野河绕山而过,风水甚好。加之危山以北是东平陵,乃两汉重要城池,汉时相当繁荣。悠久的历史文化与政治、经济的优越条件,使许多达官显贵趋之若鹜,死后也厚葬于此。危山周围汉墓之多、墓葬陶俑之丰,正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出现的。

汉文帝十六年,文帝封其侄刘辟光为济南王,居东平陵。辟光始在城内大兴土木修造宫殿,济南国都曾繁荣一时。汉景帝三年,刘辟光参与了“七国之乱”,失败后自刎。景帝闻之,认为他是“被迫劫为谋,非其罪也”,就下令在危山顶为其修筑了一座高大的坟墓,以重礼厚葬,这就是耸立山巅的铁墓顶。辟光死后,济南国除,改济南郡,仍治东平陵,辖县包括:东平陵、邹平、台、梁邹、土鼓、于陵、阳丘、般阳、营、朝阳、历城、著、宜成。

元狩三年,汉武帝刘彻封齐孝王子刘就为济南王,元鼎五年,刘就薨。汉宣帝刘询于本始元年七月,封广陵历王子刘圣为济南王。建昭元年正月,元帝刘爽封梁敬王子为济南王。元延二年,汉成帝刘骜封梁荒王子刘凤为济南王。

公元九年,王莽建立新朝,因其为东平陵人,便将东平陵改名为乐安,延续了16年。

建武十五年,汉光武帝刘秀封其三子刘康为济南王,十七年进爵为王,二十八年就国,这是东平陵又一个繁荣期。据《后汉书》记载:“济南安王康……立五十九年薨,康亡,子刘错继位。”元兴元年、错薨,子刘香继位。永建元年刘香死,无子国绝。顺帝刘保遂立错子刘显为王。永建五年显卒,其子刘广继位。永兴元年刘广死,因无子国除。嘉平三年六月,汉灵帝刘宏河间王利子为济南王,当时曹操出任济南相。刘利子死后,其子刘赟继王位。建安十二年,黄巾军攻下东平陵,杀刘赟。其子刘开继位至三国,属魏。

二、有史料记载的葬于危山的王侯

纵览众多历史书籍,两汉时期,有史料记载的葬于危山的王侯主要有:济南王刘辟光和齐孝王刘将闾,且皆有碑文记载。

根据有关记载,刘辟光济南国治即今济南市章丘区龙山镇平陵城。按《汉书·地理志》济南郡辖县十四,根据《水经注》及历代地理志推测,其范围以平陵城为中心,面积和规模比现济南市要大。因济南王刘辟光都于平陵,故史书上又称为平陵王,七国之乱后,自杀葬于危山上,人称其墓为平陵王冢,后世人于山顶建平陵王庙。

七国之乱后,济南王刘辟光、齐孝王刘将闾等六王,及营平侯刘信都之子刘广、氏丘共侯刘宁国之子刘偃二侯同日自尽,合葬于章丘危山顶,以铁铸墓,故俗称铁墓顶,按汉制厚礼墓葬。此后,齐悼惠王十二子只剩下一子—济北王刘志。汉文帝为收买人心,将济北王刘志徙为淄川王,将刘将闾之子刘寿仍袭嗣齐王,以奉祀齐悼惠王、齐哀王、齐文王的琢园。旧时危山上齐孝王祠堂门柱上有一对联:“赤手挽银河,公有大名垂天下;青山埋白骨,我来此地叩英雄。”即为当时悲剧的真实写照。

三、危山兵马俑墓主人之谜考略

西汉中晚期,从汉武帝刘彻登基至更始帝刘玄被杀,时间为166年。西汉武帝时期,是汉朝国势最为强盛时期,汉武帝以其雄才大略,北击匈奴,南抗百越,确立了汉朝边疆之稳固,迎来经济繁荣,一些高官贵戚、武将勋臣,在其死后修建规模庞大的陵墓,如武帝茂陵及其陪葬大臣卫青墓、霍去病墓等,极尽奢靡。西汉晚期,随着政局混乱、经济衰退,陶俑制作失却了经济依靠,规模不大,在数量上远不及早期,但从出土的陶俑中,仍可发现其不同以往的特征:陶俑题材日趋广泛,西汉早期的陶俑,除兵马俑外,以女侍俑为常见,其他俑种较为罕见。进入中晚期,伴随丧葬习俗的变化,人们更注重将日常现实生活的场景如实搬入地下。西汉中期以后,受西域诸地少数民族文化的影响,乐舞、百戏盛行于中原,成为人们所喜闻乐见的艺术形式。元封二年长安演出百戏时,300里外的乡民都入京城观看。这种状况在达官显贵那里更是有增无减,几乎宴宴都有歌舞、杂技相伴,以助酒兴,它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所以,危山兵马俑陪葬坑有西域时期的马俑,不足为奇。

到“文景之治”,“汉兴七十余年之间,国家无事,非遇水旱之灾,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众庶街巷有马,阡陌之间成群,纲疏而民富,役财娇溢,或至兼并豪党之徒,以武断于乡曲。宗室有土,公卿以下,争于奢侈,室庐舆服僭于上,无限度。”危山及东平陵周围之地,皆为经济发展的富庶地区,试想没有强大的经济后盾,如此规模的陶俑、骑兵和战车方阵是不可能出现的。

西汉时期的社会风气,也是促成汉俑艺术多彩多姿的重要原因。汉时的俑是在秦俑影响下发展起来的。秦俑是高度君主集权专制统治下的产物,统一、单纯、威严是其主要特征。汉俑同秦俑相比,气魄不足,但在题材多样、类型众多、反映社会风貌方面,则有过之而无不及,其主要原因,是汉代社会风气所致。艺术是时代风貌的折射,汉初经过文帝、景帝的励精图治,至武帝时已成为当时世界最为强大的国家之一。汉武帝南平百越,北逐匈奴,西伐大宛,东讨鲜卑,男儿以立功边陲为时尚,表现出汉民族强大、自信之心。由于经济的发达,一方面生时穷奢极欲、纵情享乐,另一方面死时厚藏。

汉承秦制,西汉前期,某些军功显赫的将领及受封的诸侯王多使用陶塑兵马俑随葬,以炫耀其生前地位及权力。他们以厚藏为德,薄终为鄙,有的甚至倾家荡产,汉朝统治者不惜将全国收入的三分之一用于陵墓建设,其厚藏风气盛行可见一斑,汉俑正是在此基础上出现的。而到了东汉,厚藏略减,陪葬陶塑兵马俑之风锐减,借以壁画增多,以为风俗时尚,陪葬坑为一兵马俑方阵更是不大可能。加之根据历史资料,并没有东汉济南王葬于危山的记载。因此笔者认为:危山兵马俑墓主人不可能是东汉时期的王侯,而是西汉济南王刘辟光和齐孝王刘将闾等王侯墓的陪葬坑,抑或是平陵王或齐孝王之后人祀祭时遗留的产物。


    词条图集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次

    编辑次数:

    最近更新: ()

    词条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