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百科 建筑名人 中国建筑师 高镜莹
高镜莹 编辑

高镜莹1901年2月21日出生在天津市一个商人的家庭里。他读了3年私塾后上小学,正值辛亥革命运动,剪了辫子。读中学时,日本帝国主义向我国提出了侵犯我国主权的“二十一条”,激起了他对日本人的愤恨心情,感到只有祖国富强才能不受外国人的欺辱。在中学时英语与数学成绩最好,教师鼓励他出国留学,1917年,考入专门培养留美学生的北京清华学校 (清华大学前身)。

1919年,爆发了“五四”运动,高镜莹积极参加,在街头演讲,向民众宣传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巴黎和会、反对卖国贼。6月3日,他和很多同学一起遭到军警的逮捕,拘压在北京大学的法科教室,达两周之久。他看到国内军阀混战,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压迫,立志要学好本领用以救国,这就更坚定了他出国学技术的决心。1922年,赴美留学,途经日本,看到在东京举办的和平展览会上竟有满蒙馆,公然视满蒙地区为其属地,更加深了对日仇恨,痛感国弱受欺之苦。他在美国就读于密执安大学,获工科学士学位,后又攻读大地测量获硕士学位,曾在一些工程师事务所担任制图与设计工作,在密执安大学暑期测量营担任讲师。1925年回国,先后参加北洋义赈会,在汉口培修张公堤,担任北洋大学、河北工学院讲师,东北大学教授,华北水利委员会黄河测量队队长等职。

1930年初,高镜莹任华北水利委员会工务课课长,开始了他献身治水的一生。同年末转任海河整理委员会工务处处长,1934年,回到华北水利委员会任工程组主任,同时仍主持海河放淤工程。1936年,兼任永定河官厅水库工程处副处长。

1937年,七七事变,华北地区很快沦陷。高镜莹因爱人生病未能随机关南迁。基于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和保持民族气节,始终不肯为敌人作事,虽经敌伪政权多次拉拢和利诱,终不为所动。1938年初,受聘任天津工商学院教授兼土木系主任。这期间他的收入大减,他靠卖东西贴补家用,生活很清苦。可是他坚信抗战必胜,全身心地投入教学,为祖国建设准备人才。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高镜莹任华北水利委员会堵口复堤工程处处长,简任技正。委员会改名为华北水利工程总局,任副局长。他积极开展基础工作,修复河堤,筹备永定河梁各庄堵口和官厅水库工程。由于国民党政府的腐败和挑起大规模内战,水利建设无法开展,他设想的事业再次落空。外业人员逐步收缩到平津两市内等待解放。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高镜莹任华北水利工程局总工程师,终于得到了实现其夙愿的时机。他提出在建国之初首先解决海河的防洪问题,极力主张采取海河各支流直接泄洪入海的方针,并在实际工作中逐步实现。他积极倡导抓紧勘测和水文等基础工作; 制订华北治水轮廓方案; 进行具体工程规划设计并准备施工。1951年末,根治永定河水患的关键工程官厅水库工程开工,高镜莹奔赴施工第一线,任官厅水库工程局局长,后改任总工程师。他吃住在工地,与全体职工一道,经过2年的艰苦奋战,官厅水库在1953年发挥了拦洪作用,1954年完工。官厅水库的建成,为建设水利工程积累了经验,并培养了一大批水利建设人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过3年恢复时期,开始了第一个五年计划,水利事业蓬勃发展,各地均开展了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全国性的水利技术管理工作亟待加强。1954年,高镜莹调任水利部勘测设计局副局长,翌年任水利部技术委员会主任兼技术司司长,1958年,水利与电力两部合并,他任水利电力部技术委员会副主任,仍主管水利方面的工作。1979年,任水利部顾问。

高镜莹积极参加人民政权建设,曾任河北省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届人民代表,全国政协第五、六届委员。他重视与积极参加学会的活动,1957年,中国水利学会成立时被选为常务理事,北京市水利学会理事长。文化大革命后中国水利学会成立临时常务理事会,他被推选为副理事长,1981年,他和其他水利界老前辈一道被推选为名誉理事。


高镜莹1901年2月21日出生在天津市一个商人的家庭里。他读了3年私塾后上小学,正值辛亥革命运动,剪了辫子。读中学时,日本帝国主义向我国提出了侵犯我国主权的“二十一条”,激起了他对日本人的愤恨心情,感到只有祖国富强才能不受外国人的欺辱。在中学时英语与数学成绩最好,教师鼓励他出国留学,1917年,考入专门培养留美学生的北京清华学校 (清华大学前身)。

1919年,爆发了“五四”运动,高镜莹积极参加,在街头演讲,向民众宣传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反对巴黎和会、反对卖国贼。6月3日,他和很多同学一起遭到军警的逮捕,拘压在北京大学的法科教室,达两周之久。他看到国内军阀混战,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压迫,立志要学好本领用以救国,这就更坚定了他出国学技术的决心。1922年,赴美留学,途经日本,看到在东京举办的和平展览会上竟有满蒙馆,公然视满蒙地区为其属地,更加深了对日仇恨,痛感国弱受欺之苦。他在美国就读于密执安大学,获工科学士学位,后又攻读大地测量获硕士学位,曾在一些工程师事务所担任制图与设计工作,在密执安大学暑期测量营担任讲师。1925年回国,先后参加北洋义赈会,在汉口培修张公堤,担任北洋大学、河北工学院讲师,东北大学教授,华北水利委员会黄河测量队队长等职。

1930年初,高镜莹任华北水利委员会工务课课长,开始了他献身治水的一生。同年末转任海河整理委员会工务处处长,1934年,回到华北水利委员会任工程组主任,同时仍主持海河放淤工程。1936年,兼任永定河官厅水库工程处副处长。

1937年,七七事变,华北地区很快沦陷。高镜莹因爱人生病未能随机关南迁。基于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仇恨和保持民族气节,始终不肯为敌人作事,虽经敌伪政权多次拉拢和利诱,终不为所动。1938年初,受聘任天津工商学院教授兼土木系主任。这期间他的收入大减,他靠卖东西贴补家用,生活很清苦。可是他坚信抗战必胜,全身心地投入教学,为祖国建设准备人才。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高镜莹任华北水利委员会堵口复堤工程处处长,简任技正。委员会改名为华北水利工程总局,任副局长。他积极开展基础工作,修复河堤,筹备永定河梁各庄堵口和官厅水库工程。由于国民党政府的腐败和挑起大规模内战,水利建设无法开展,他设想的事业再次落空。外业人员逐步收缩到平津两市内等待解放。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高镜莹任华北水利工程局总工程师,终于得到了实现其夙愿的时机。他提出在建国之初首先解决海河的防洪问题,极力主张采取海河各支流直接泄洪入海的方针,并在实际工作中逐步实现。他积极倡导抓紧勘测和水文等基础工作; 制订华北治水轮廓方案; 进行具体工程规划设计并准备施工。1951年末,根治永定河水患的关键工程官厅水库工程开工,高镜莹奔赴施工第一线,任官厅水库工程局局长,后改任总工程师。他吃住在工地,与全体职工一道,经过2年的艰苦奋战,官厅水库在1953年发挥了拦洪作用,1954年完工。官厅水库的建成,为建设水利工程积累了经验,并培养了一大批水利建设人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经过3年恢复时期,开始了第一个五年计划,水利事业蓬勃发展,各地均开展了大规模的水利建设,全国性的水利技术管理工作亟待加强。1954年,高镜莹调任水利部勘测设计局副局长,翌年任水利部技术委员会主任兼技术司司长,1958年,水利与电力两部合并,他任水利电力部技术委员会副主任,仍主管水利方面的工作。1979年,任水利部顾问。

高镜莹积极参加人民政权建设,曾任河北省人民政府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届人民代表,全国政协第五、六届委员。他重视与积极参加学会的活动,1957年,中国水利学会成立时被选为常务理事,北京市水利学会理事长。文化大革命后中国水利学会成立临时常务理事会,他被推选为副理事长,1981年,他和其他水利界老前辈一道被推选为名誉理事。


    词条图集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次

    编辑次数:

    最近更新: ()

    词条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