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百科 建筑物 历史建筑 解放桥
解放桥 编辑

解放桥位于天津火车站(东站)与解放北路之间的海河上,是一座全钢结构可开启的桥梁,建于1927年。桥长97.64米,桥面总宽19.5米。它不仅是天津的标志性建筑物之一,也是连接河北、河东、和平三区,沟通天津站地区的枢纽桥梁。

天津解放桥又称万国桥,俗称法国桥、法俄桥,是目前海河跨桥中仅剩的三座可开启的桥之一,连接着河北区的世纪钟广场与和平区的解放北路,位于天津火车站与解放北路之间的海河上,是一座全钢结构可开启的桥梁,建于1927年。桥长97.64米,桥面总宽19.5米。

解放桥附近原有一座老龙头桥,是法租界当局要求清政府于1902年修建的。随着城市交通的发展,于1923年筹建新桥,1927年正式建成后,于1928年将老桥拆除。

解放桥原名万国桥,即国际桥之意,北连老龙头火车站,南通紫竹林租界地。因当时的天津有英、法、俄、美、德、日、意、奥、比等9国租界,故得此名。而此桥位于法租界入口处,又是由法租界工部局主持建造的,所以当时天津民众称它为法国桥。抗日战争胜利后,当时的国民政府以蒋介石的名字命名此桥,叫做中正桥。1949年,天津解放后此桥正式更名为“解放桥”,并沿用至今。

建筑历史

解放桥曾是海河上造价最为昂贵的一座桥。修建万国桥时,原定工程费用以100万两白银为限。开工以后,造价大为提高,主桥增至152万两,拆除老龙头桥等费用增至39万两,共计190万两白银,遂成为海河上造价最高的一座桥梁。好在性能良好至今通车无阻,也不枉昂贵之名。解放桥是一座双叶立转式开启式钢结构大桥,桥身分为3孔,中孔为开户跨。开户跨为双叶立转式,在桁架下弦近引桥部分背贴一固定轨道,备有汽油发电机,可自行发电启闭。合则走车,开则过船。开桥时,活叶桁架沿轨道移动开启,以便让开更大的通航净空。“万国桥下过大船”,曾经是海河上一道景观。

由于桥体钢梁锈蚀严重,传动、电力系统严重老化,解放桥上一次开启是1973年。2007年1月18日,经过8个多月的封闭施工,八旬高龄的解放桥修旧如旧,完全按照原貌修复完成竣工通车,并恢复了桥体开启功能,为靓丽的海河再添新景。解放桥上曾留下过许多故事和传说,不仅有解放军用一个连的兵力、仅用20多分钟时间攻克大桥的佳话,也上演过一些人纵身桥下寻短见的人间悲剧,还先后拍过《马永贞》、《雷雨》、《大决战之平津战役》、《被风吹过的夏天》等影视剧。最为扑朔迷离的,是至今没有搞清楚大桥设计者到底为何方人士。

1902年法国租界当局要求清政府在海河下游老龙头车站附近(即现在的天津站),修建一座桥梁,当时被称为老龙头桥。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天津开始修建此桥,桥梁共分四孔,采用变高度的连续钢桁架。由于城市交通的发展,20世纪20年代开始筹建新桥。1927年新万国桥建成,遂将旧桥拆除。新建的万国桥于1923年开工,1927年竣工,工程总费用共计190万两白银,成为海河上造价最高的一座桥梁。该桥性能良好至今通车无阻,一直正常使用。

名称更改

解放桥最初建于1902年,于1923年重建,1927年正式建成。原名“万国桥”,即国际桥之意。北连老龙头火车站(天津站旧称),南通紫竹林租界地。因当时的天津有英、法、俄、美、德、日、意、奥、比9国租界,故得此名。而此桥位于法租界入口处,又是由法租界工部局主持建造的,所以当时天津民众更愿意称它为“法国桥”。

抗日战争胜利后当时的国民政府以蒋介石的名字命名此桥,将“万国桥”改为“中正桥”。1949年,天津解放后此桥正式更名为“解放桥”,并沿用至今。

历史轶事

◇拒绝日军过桥:

抗日战争期间,“万国桥”曾阻断了日本军队过桥,为中国军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之后的第十天,即7月17日,日本政府召开五相会议,决定调集40万日军,全面开始侵华战争。当时天津守军兵力很弱,受《辛丑条约》的限制,当时天津市内不允许驻有中国军队。虽然1935年张自忠将军调了部分兵力驻守天津,但实际上守卫在天津地区的兵力仅有2个旅和1个手枪团。但是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1937年7月29日凌晨1时,天津抗战的枪声在整个市区打响。日本兵营、日本飞机场、天津总站、东车站(今天津站)都湮没在炮火硝烟中。日军的援兵沿着海河北岸向万国桥冲来。假如援军冲过了万国桥,攻击东站的中国军队将面临腹背受敌的局面,攻势也将立刻被瓦解。然而就在这时,万国桥中跨之上的桥面在尖厉的警报声中徐徐开启,驻守法国租界的法国军队以保护本国租界的名义,拒绝日军通过。这让攻击东站的中国军队赢得了时间。激战两小时后,日军被逐出东站。在此驻守的中国军队不仅赢得了攻打东站的胜利,还能抽调出一部分兵力去增援兄弟部队。

◇目睹人间悲剧:

万国桥开启后通航货轮,说明其桥下航道很深,这对通船航运是件好事,但于另一方面也是坏事,例如时常有人把它视为理想的自杀之地。万国桥建成之后,曾有不少穷苦百姓被种种苦难压得喘不过气来,跑到桥上纵身一跃命赴黄泉;也有不少赌徒、破产的商人跑到万国桥上扎进河底寻了短见。桥下水深,人跳下去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据说曾经有位名震全国的京剧名角,演戏多年,一招一式极其认真,从未出过半点差错。不想一次在天津演出《八大锤》时,扮演前往敌营断臂说降的王佐,一时疏忽举错了胳膊。观众眼尖,当时指出。这位名角羞得无地自容,除了再也不演《八大锤》外,还常对人说当时自己恨不得跑到万国桥上跳下去。他也选择万国桥,足见对于自杀者而言,万国桥的名气有多大。后来法国人在桥上常设警察,除为保卫大桥的安全,也为防止有人跳桥。

◇见证天津解放:

万国桥靠近天津市中心,北侧是重要的交通枢纽天津火车站,南侧是当时的北方金融中心-天津中街,也是国民党各重要机构的所在地。1949之前,国民党守军在万国桥头修筑了坚固的工事,派驻重兵,把万国桥当作北翼守卫城南的最后一道防线。但对于攻城的解放军部队来说,万国桥则是我军在河西、河东两大战区迂回穿插的惟一通道,同样是势在必夺的战略要地。1949年1月15日拂晓时分,解放军东野一纵三师二团经过1天的激战,终于冲进市区,沿海河南岸插到了万国桥前。驻守桥头的军民党军仍在负隅顽抗。为减少伤亡,同时迅速攻下大桥,我军派出1个排的战士从万国桥上游200米处强渡北岸,准备从桥北攻击敌人,同时另2个排的战士猛攻桥南之敌。守卫大桥的是国民党第九十四军留守处的部队,装备精良,但是他们当时已经得知上游的桥梁失守,明白大势已去,军心涣散。看到解放军攻到眼前,而且还在渡河准备包抄自己的后路,便开始溃逃。这样一来,仅20多分钟,我人民解放军只用了不足1个连的兵力,就击溃了人数众多、武器先进且有工事可以依托的国民党守军,占领了万国桥。万国桥一役,共俘敌50余人,缴获汽车80多辆。万国桥看到了解放军神勇,也见证了这一战争史上的奇迹。

设计师之谜

多年来社会上有一种传说比较盛行:“这座风格独特、现代感极强的铁桥,出自法国建筑设计大师,巴黎艾菲尔铁塔的设计者居斯塔夫·埃菲尔之手。”?如果这个令人兴奋的“说法儿”属实,解放桥可真是身价倍增了。查阅解放桥建设的相关资料,关于当年工程招标的情况有十分详细的记载:“17个投标商,达31套的设计方案,海河工程局曾于审标时参与意见”,“经反复权衡,最后选中了美国芝加哥布施尔泽尔桥梁公司的设计方案”等等。史料众多,却惟独没有提及设计者。

天津市市容委总工程师崔世昌质疑说:“设计者是艾菲尔的可能性不大,因为那时离他逝世相距不到两年,建造桥梁是要到实地考察的,他不大可能在那时到天津来,并主持建造这座大桥。”查考了居斯塔夫·埃菲尔的传记后得知这位法国建筑大师逝世于1923年12月15日,而这时间恰巧是大桥开始动工的年份。也许有人会这样猜测:建筑工程设计在先,万国桥1923年开工,其设计按规律要在一两年前形成,艾菲尔是否在去世之前已经完成了设计方案?人们的传说恐怕是出自对“法租界”、“法国桥”、“由法国达德与施奈尔公司建造”、以及“艾菲尔是法国著名钢材建筑设计大师”的联想吧。

戴相龙作天津市长访问法国时,中新社的一篇发自巴黎的电讯说,埃菲尔在中国的唯一作品在哪里?答案是天津。这位以建造巴黎铁塔而闻名的工程师在中国留下唯一的作品就是天津的解放桥。天津市市长戴相龙不断用天津的这些与法国有关的掌故向法国推介这个正在迅速崛起的城市。问题是,学者们并完全不认可这个推断,更多的天津人也不愿意在没有确凿的事实面前而攀龙附凤,抬高解放桥的身价。法国建筑大师埃菲尔逝世于1923年12月15日,也就是大桥开始动工的年份。而在他去世的两年前,即89岁高龄时,就已宣布要闭门著书,并在两年内写出了三部堪称世界建筑遗产的专著,这期间他大概不会再接设计任务,特别是一座远在东方、规模并不是很大的万国桥。解放桥的设计者,至今还是一个谜。

天津学者方博在查阅当年出版的《北洋画报》时已查明,解放桥的设计者为法国工程师白璧。

维修方案

2005年开始改造的解放桥,通过对电路、传动等开启系统的全面整修,恢复了原有的可开启功能,同时对整个桥的钢梁进行了维修和加固,并重新油饰。由于锈蚀严重,天津城建设计院的专家和同济大学的教授、专家一道,对锈蚀严重的部分零部件进行了1:1的复制和更换。据工程人员介绍,复制的零件数量并不是很多,为了尽可能保持这座古董桥的“原汁原味”,更换的零件多是解放桥保证开启旋转系统的主要零部件,而对于其他部分则采取现场修复、对结构杆件进行除锈、防锈涂刷处理等方法。解放桥在改造的过程中使用了千斤顶托起整个桥身。虽然海河改造过程中,工程技术人员曾成功抬升了狮子林桥和北安桥,但抬升一座钢桥尚属首次。技术人员介绍说,抬升钢桥的难度更大,因为桥本身的主要杆件相互支撑受力,如外力不均,结构极容易发生变形,加之岁月侵蚀,对解放桥的改造工程难度超过了其他的桥梁。改造后的新桥将在原来的基础上抬升20厘米,桥下净空增加60厘米。相信不久后百年解放桥将以崭新的面貌迎接广大游客。

原地改造

◇主要病害

改造解放桥分为“三步走”经过长时间的检测发现,解放桥的主要病害包括:开启系统齿座梁内部发生锈蚀;齿座梁下缘锈损严重,角钢锈断,腹板下方截面锈损;齿座梁上方齿槽内产生锈蚀,锈层厚约20毫米;弧形梁除板间锈胀和顶部锈蚀外,中腹大量积水,板件锈损严重等。也正是因为这些病害一直以来没有得到根治,所以,解放桥的开启功能已经丧失了三十多年,最后一次开启还是在1973年。

◇修旧如旧

为保持老桥的历史风貌,解放桥将按照“修旧如旧”的原则整修、翻新,不会添加新的设计元素。改造主要分为三个步骤:对桥上所有零件进行修复和养护;恢复原有开启功能;重新铺装桥面。在改造过程中,解放桥桥面不会加宽。改造后,解放桥将恢复“施尔泽尔”式开启功能,即桥面从中间向两侧向上打开直到与原桥面接近垂直,同时双叶向后移动,保证游轮顺利通过。

◇保证原味

保证原味儿制“英式”零件为消除解放桥的病害并保持其原有的结构和功能,需要将锈蚀严重的零件全部更换成新制的零件。据了解,当年解放桥建桥时所用的零件均为英国生产的“英式”零件。为了保持解放桥的“原汁原味”,本市相关部门在全国仅有的两家生产企业之一为解放桥量身订制了和当年一模一样的“英式”零件,这些零件都将在车间里按照原件1:1的比例进行复制,然后对其进行后期加工,最后再运往施工现场进行安装。目前,零件的复制、加工工作接近尾声,现场安装已经开始。

◇保整体形象

工艺仿当年保整体形象不仅仅是零件,连施工工艺也要模仿当年的样子,这样才能保证解放桥的整体形象、功能不受到破坏。据了解,解放桥改造过程中将使用和当年一样的“热铆”工艺,即将铆钉加热,然后利用高温把钢板紧紧夹在中间,从而使桥体结构更加紧密、结实、稳定。目前,解放桥人行道已断行,非机动车、行人可以从解放桥主桥通过。待解放桥上的零件更换完毕,开启功能恢复后,将进行改造的最后一步:重新铺装桥面。届时,解放桥将整体断行,行人和车辆均可绕行大沽桥。


    词条图集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次

    编辑次数:

    最近更新: ()

    词条分类